一笑奈何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14 最终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一阵刹骨寒风陡然惊醒了沉在回忆里的王凯,他大梦初醒般看着眼前一大片光秃秃的草地和身后光杆一样满排的梧桐,深深地打了个寒战。他跑回街上,看他来时的路,没有阳光、没有浓荫,只有从枝头落在他眉梢上的寒霜。原来刚刚一走进武康路想象就已经替换了他的眼睛,他把心中的期许漏给了现实。王凯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走进武康路113号——巴金和萧珊的故居。


王凯听过他们的故事,也知道这里,对他们而言为数不多的幸福、安稳时光就是在这里。一辈子走过眼光的打量和嘲讽、生活的颠沛和萧索,终于在1955年他们有了只属于两个人的栖息地。1972年萧珊离开人世,巴金怀着深深的悲痛写下“这并不是萧珊最后的归宿,在我死了以后,将我俩的骨灰合在一起,那才是她的归宿”,“她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泪和血……”所以文革后回归自由的他执意要回到这里,将萧珊的骨灰放在床头,“人死犹如灯灭。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又多么希望有一个鬼的世界,倘使真有鬼的世界,那么我同萧珊见面的日子就不远了。”2005年10月17日,巴金的心愿达成,他们继续着生前的相守。


王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他希望能找到一丝热度,就像两个月前靳东在这个院子门口放在他手里的那杯热巧一样的温度,也像那一次一样,让心跳动的热烈。直觉告诉他,上一次师哥有话想对他说,可惜一通紧急电话把靳东叫走,临走前靳东只顾上说了句“家里有点儿事,下次再约你”然后直到现在都再没联系。他不敢主动联系靳东,因为他怕靳东又要和他告别,更怕自己会不满足于只做一个朋友。


在巴金和萧珊的故居走完一遭,看完一桌一尘、一枝一木,王凯在卧室的床头停下脚步,那对夫妻的骨灰盒安然的放置在那里,旁边是巴金的《随想录》,记录着只属于他们的一生。王凯突然好想要一个家,一个有人陪着的家,陪他一起看书、一起做饭、一起养小猫小狗,陪他看星空和黎明。只是想象当中那个人的样子很模糊,但他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感谢想象的世界没有把他自己剖的体无完肤。


王凯准备离开,一只脚迈出门槛的时候他又看了看院子,奇怪,虽然冬天这里几乎所有花草树木都还没有苏醒,可是却偏偏能感受到有生命的力量在涌动。当他另一只脚也跨出来,旁边突然有个人不小心撞了他一下,就在王凯赶忙摆正身子的一瞬,他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天这么冷,喝杯热巧会暖和点儿。”


--------------------------------------END-------------------------------------


说实话,我已经不记得一年前在自己文档中打下END的那种心情了,也许有过开心、也有过不安。不过都不重要了,文章完结了,上传完了,心愿也了了,如果有Bug请多包涵。小说能温暖的只有读者和作者,而现实中两个人的故事依然缤纷着,只是不在并肩了,在各自的人生中发光发热。祝福他们的未来快乐、平安。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12&13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第十二章


杀青宴后的第二天,剧组的人都要准备各回各家了。王凯醒的时侯,靳东已经走了。早饭时间就只剩下了王凯、胡歌、侯大大和李雪。吃饭聊天时,侯鸿亮看似不经意的提起靳东,说他清晨天还没亮就第一个冲向机场回家看老婆孩子了。边说,边偷偷的看向王凯。王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这些日子淤积在心头的乌云忽然散去不少,师哥幸福,自己怎有不祝福的理由。这个好男人,如果不惦记自己的家人反倒才奇怪呢。所以后来11月靳东约他去上海,他连犹豫都没犹豫,他想,虽然现在自己还做不到坦然面对,但至少应该能有像靳东当年爽快答应参加他婚礼时的那种洒脱。而唯一的区别就是自己真的爱着,而师哥也许从不曾爱过。

---------------------------------------------------------------------------------------


第十三章


当王凯怀着这种忽明忽暗的心情乘上回武汉的飞机时,靳东已经和李佳以及另一个男人——陆明坐到了谈判桌上,彻底解决这五年来一纸最荒谬的契约和一场最糟糕的婚姻。


五年前,靳东和李佳在一起拍戏的时候相识,两个人都是很优秀的演员,聊天也聊得很投机,所以成了很要好的朋友,无话不谈。那时候陆明老来探李佳的班,剧组的人问她,她只是说是好哥们;但只有靳东知道,陆明是李佳的男朋友。陆明当时是中国搞房地产搞得相当不错的一个集团的老板,两个人的感情很好、很稳定。靳东喜欢跟幸福的人交朋友,这样可以让他假装自己也很幸福。李佳也不止一次问过靳东,他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做另一半。这个话题每次一起,靳东的脑海里便不可遏制的出现王凯的影子。他厌恶这种失控的感觉,所以索性李佳再提这问题,他就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说喜欢像她一样的女孩,撩谁不会。久而久之,李佳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后来,拍着拍着戏,突然一天,导演告诉他明天不用来了。因为经济危机,投资方的资金链断裂、公司倒闭,而老板为躲避追债跑路了。离开前,靳东随口问导演,“投资方是谁?”


当他听到陆明的名字从导演的嘴里蹦出来的时候,那种震惊,他到现在都忘不了。如果当初自己没那么多嘴,不那么多管闲事也许他的人生早已不同,但人生没有如果,现在回想他和李佳之间可能真的是没有缘分吧,若非要说有,那也是孽缘。


总之,靳东下一秒立刻拨打了李佳的电话,在听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后,他毫不宜迟的驱车赶往李佳的家,赶往了生命的下一个转折点。


可以说,在后来靳东本该无所事事的下半年,他几乎用所有的时间陪伴着李佳,看着她从痛不欲生到走出阴影。这中间,在陆明只留下一句“等我”便人间蒸发后大概一个月,李佳查出怀有将近两个月的身孕。随着孩子的越来越大,肚子越来越显,李佳求靳东做孩子的父亲,一方面她希望孩子能出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另一方面她觉得她和靳东之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已经产生了超越爱情的感情存在,她渴望有一个像靳东这样宽厚的港湾的呵护。而靳东,答应了,因为他也渴望挣脱心魔的囚牢。唯一的他提出一个条件,如果陆明回来找李佳,他们的婚姻无理由终止。


后来,当他和王凯执手相视的时候,他无比感谢自己曾经的宽容,让上天在成全李佳的同时也成全了自己的爱情。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果然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那个时候,朋友们大都以为两个人是爱之所至、终成眷侣,婚讯一出,前来祝福的人络绎不绝。而知道内情的,李佳这边只有她姐姐,而靳东那边,他瞒着家里,只把这个事儿告诉了老孔和侯三。都说婚姻非儿戏,俩人劝过靳东很多次,而靳东的答案始终都是,“我娶她不仅仅为了拯救一个小生命,更是救赎两个灵魂。”


可是最终那个孩子还是没能降生,由于李佳的心情总是大起大落,导致那个孩子先天不足,不到两岁便夭折。两个本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要重新开始一段生活的人因为这个打击差一点就走不下去。靳东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不愿去回忆这件事,后来他只跟王凯说过,那个时候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因为他的怯懦让他不配拥有幸福。梦魇几乎在每个夜晚都会前来报到,提醒他既然你放弃了一个你爱的人,那命运不在乎再多让一个消失。


小爷,是她拜托他的,她怕再也等不到陆明,可她想做一个妈妈。而靳东对她除却责任和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之外不再有多余的情感,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心死了”。最后双方各让一步,同意做试管婴儿,开启一个“家”的未来。


好在命运垂怜,她等的人回来了,而他不必再害怕会沉溺在回忆中一不小心溺死,因为他的师弟也回来了。

-------------------------------------TBC---------------------------------------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11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回到横店,日子变得越来越快,王凯和靳东很默契的都对以前的事缄口不言,自始至终王凯对靳东只是很尊敬的虚心求教,靳东对王凯只是尽心指导加提,两人都从未有过任何越矩的行为,但两个人的距离却越来越远。王凯是因为知道了师哥有家室,所以太多的话根本不敢说,生怕说多了,一不小心把藏存的心思暴露,这样他便再也没有可能靠近靳东了;而靳东一直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全身心毫无负担的追求王凯的资格。所以,一直拖到琅琊榜杀青,两人的关系都是不咸不淡,就好像刚刚认识、交情不太深的朋友。

作为靳东的老哥们,侯鸿亮终于在一帮人聚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忍不住了,他把喝的半醉的靳东拉出KTV,在各种言语的威逼利诱下,靳东终于向他坦白,王凯就是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惦记着的那个人。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他坦白?”侯鸿亮问。

靳东用他含含糊糊的大舌头说,“我现在还…还有老婆孩子呢,跟…跟王凯坦什么白?说我不要老婆孩子了,要和你在一起。那…那不成人渣了。”

“你不是说你这婚很快要到头了吗?”侯鸿亮声音斗高八度。

“快…快了,但又不是说离第二天就能去民政局。哎呀,你就甭…甭管我了,我自己心里有数。”靳东不耐烦的说。

“东子,我告诉你,碰见对的人不容易,当年你答应那样的事儿娶李佳,甭提让我们几个多操心了。现在人好不容易回来了,该珍惜时自当珍惜。趁王凯现在还单身,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再错过,可能就真的是一辈子了。”

“我知道…我知道,”靳东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只是不想亏欠他,我想把我的爱完完全全的给他,不然对他不公平。”

侯鸿亮没再说什么,拿出两根烟,两人默默地抽完,他拍了拍靳东的肩膀,一起回了包房。

推开房门,正好轮到了王凯的歌,是一首新歌《化身孤岛的鲸》,刚出没多久,王鸥正跟王凯怄气嫌他为了能不跟自己合唱而选了一首这么新的歌。

“我爱地中海的天晴,爱西伯利亚的雪景,爱万丈高空的鹰,爱肚皮下的藻荇,我在尽心尽力地多情,直到那一天。你的衣衫破旧,而歌声却温柔,陪我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流。只是遗憾你终究无法躺在我胸口,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把星子放入眸~ ~”

靳东悄悄地从杂乱的茶几上拿起话筒,这首歌他会,恰好他前几天上微博,是一个小粉丝分享给他的,小粉丝好像不知道他结婚了,希望他能像蓝鲸一样找到自己的宇宙。

 “你的指尖轻柔,抚摸过我所有,浪冲撞出的丑陋疮口。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与河流。曾以为我肩头,是那么的宽厚,足够撑起海底那座琼楼;而在你到来之后,它显得如此清瘦。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让你如同王后。”

他陪他唱到了最后,这首只有他们两个人会的歌。所有人都在认真听,没有人注意到麦霸王凯唱走了音,而靳东红了眼。

----------------------------------------TBC---------------------------------------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10章)

虽然很久没有回来了,但是细想想,还是应该有始有终。这篇文其实我很早就写完了,只是一直觉得发完它,自己和这个tag最后的缘分也就没了,所以迟迟没再更新。填完坑已经一年多了,毕竟是zqsg萌的第一对CP,很多事情也不再纠结了,毕竟曾经拥有过美好,就应该选择知足。

------------------------------------------------------------------------------------------------

完全RPS,勿扰真人


其实,王凯在靳东出去接电话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听见了靳东说的所有话,听到他回来拿烟,听到了打火机“咔哒,咔哒”的总是在响。他恨自己为什么醉得不够彻底,这样心也就不会痛的都快失去了感觉。今天一整天的惊喜,都在刚刚听到的“老婆”和“孩子”中全部幻灭,他的师哥,果然在当年离开的时候,就把一切都留在了过去。这十年,王凯一直在努力,他不断告诉自己,等有一天师哥回来一定要给他看到一个更加光彩夺目的自己,所以哪怕当初毕业没有戏拍,他也在干其他工作的时候没有放下基本功;在接到一个让自己不太舒服的“娘娘腔”角色时,他克服了自己抵触,因为他坚信一个好演员,可以演绎任何一个人物,并让他为观众所接受,他果然做到了。

后来遭遇瓶颈期,他消极过,他曾无数次翻看大学时在师哥演出和指导时自己做的厚厚的笔记,那个本子可以说是他那时全部的精神寄托,“一个人只有不断充实自己,把自己变得优秀,优秀的角色才会找上你,你才可以创造更好的人物。”“好好演戏,好好做人,不可以给中戏丢人。”“我们都从一个学校来,学习的都是相同的知识,所以我能做到的,你也可以、且必须做到。不然,就不让你叫师哥了!”这些话,他不仅写在了本子上,也刻在了心里。所以,这些年,他的爱好变了很多,有增有减,但唯独看书、做读书笔记的习惯却一直留到了现在。他知道这个习惯让自己受益匪浅,这个师哥即使走了十年也一直在默默地影响着自己。

这些年,他不是没想过打听打听靳东的消息,可是他并不是很清楚靳东当年去法国到底是因为什么。那之后传言很多,而自己那个晚上喝酒喝到断片什么都不记得,所以他害怕是那晚自己口无遮拦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吓到了靳东,让他走的那么毅然决然。喝酒果然误事,王凯心中无限感慨,虽然他现在恨不得自己一醉方休。

至于自己对师哥的感情,在最开始王凯在中戏大舞台看靳东表演的时候变察觉到了其中的不一般,仿佛这个男人对自己来说有无限的魔力,总让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最开始,王凯以为是因为师哥太优秀,自己想成为他那样的人;直到有一天,靳东为了救他的场而在他排的话剧中客串了一个角色,王凯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迫切的希望能和靳东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一起享受掌声、一起接捧鲜花,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和他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

------------------------------------------TBC----------------------------------------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8&9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前文请戳

      啊,忙碌了一个粽子节终于找到时间更新了!今天的楼诚only真的好开心,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问小伙伴们有没有东凯CP党,O(∩_∩)O哈哈~

      几天不在,tag底下大家讨论的都蛮激烈的呀,而我想说,就如同一千个人眼中会有千个哈姆雷特一般,一千个人会对感情这种东西有一千种诠释,东凯亦然。有的人拼了命的想把他们割裂开,就会有人拼了命的想把他们捆绑住,当然,还有更多的,就像我们这样,从不去打扰,只是自己默默地感悟,静静的守护,执着的祈祷,只要两个人彼此安好。我们固然有我们的愿景,但我们也会真诚地为他们各自祝福。

      世界上没有一份感情是可以被强求的,就如同感情中妥协的真正原因从来都不是外界的压力而是自己心的认输。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坚持自己的坚持,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足矣!

--------------------------------------------------------------------------

 说多了。。。。。。上正文

第八章

      很快陆小天就回来了,他们也没有机会再继续刚刚的那个话题,也都很默契的当做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她还是一样兴奋的和靳东说着,但靳东已然感觉到索然无味。然后他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跟两人告了别,独自一人离开了饭店。王凯没有果然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追出来。这不禁让靳东松了一口气,因为此时无论王凯问什么,他都无法回答。

      这个夜,靳东一直都坐在窗台边,狠命的抽着烟,他用香烟的辛辣味逼迫自己想清楚自己对王凯的感情。其实根本就不用想,因为自己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离不开这个小师弟了。排练时看不到他,自己会莫名其妙的忘词;演出时看不到他,会不由自主的在整个观众席搜寻;课余时没有和他在一起,自己会无所事事;每次去外地拍戏,都会习惯性地搜寻些小玩意儿带给他......靳东不过就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借口,否认这是爱情,否认自己动了真情。

      靳东在中戏留下的风流才子的名声可不是莫须有的,才气自不必说,那风流便更是。自小在山东养成的放浪不羁的个性,外加俊朗的外表和传奇的故事让他在大学桃花不断,但他从不玩弄,而是都体贴。用他自己的话讲,是博爱。这样的长相和这个脾性,外加严谨且优质的排练成果,让老师们都对靳东的专业和能力赏赞有嘉,男生们都向他讨教撩妹大法,女孩子们更是对他趋之若鹜,他的传奇色彩就更重了,在学弟妹的心目中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而他知道,这一次,他恐怕是要被王凯拉下神坛了。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感情,更不想主动去和王凯讲。就这样纠结着,大约到凌晨3点,靳东接到了王凯的电话。第一次、第二次,他没接;直到电话响到第三次他才硬着头皮接了。电话那端却传来的是陆小天气喘吁吁的声音,“东哥,不...不好意思,吵醒你...你了吧。凯凯他喝多了,我把他拉回来了,可是我...我进不去男生公寓,你能下来接...接他一下吗?

      靳东几乎是冲下楼的,看到王凯整个人摊在陆小天的身上他是又气又心疼。靳东三步并作两步,赶快接下几乎不省人事的王凯,随便向陆小天道谢后就扛着人走了。边走还边在数落着怀中的人,说他为什么喝这么多,又不听话。小孩儿好像听到了靳东的埋怨,嘟嘟囔囔不清不楚的接话,“师哥还不是一样,又抽那么多烟,”然后又没了声音。

      到了屋里,靳东把王凯收拾好,看着他睡梦中皱着眉毛的样子,靳东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上了那紧蹙的眉头。这么近的距离,他隐约听到了小孩儿的呢喃,“哥,你想去我的婚礼吗?”

      王凯没有等到答案,而靳东没有等他到日出……

      当飞往巴黎的飞机在中戏上空掠过,他们一起曾经所有美好的时光都化为了泡泡,随着风,越飞越远,横亘了十年。

 第九章

      酣畅淋漓了大半个晚上,剧组的人们好多都已经东倒西歪的四散在篝火旁,空气中,酒气微醺,最闹腾的时候已经过去。于是侯鸿亮就招呼着大家赶快进帐篷休息。真的是玩儿够了,谁也没有耗时间,三三两两的结着伴就进了帐篷。

      王凯是喝得多了些,靳东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拽着他进了一个双人帐篷就拉上了拉链。孔笙疑惑的看向侯鸿亮,侯鸿亮抿抿嘴摇了摇头,示意他别管了。

      靳东就好像十年前一样,在帐篷里安顿好王凯,伸手就拿起他似乎早就准备好的蜂蜜水,对了一些保温杯里的热水,然后把王凯喊醒,让他喝些解酒。喝醉的小孩儿乖巧的就着靳东的手喝,帐篷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王凯吞咽的声音变得无比清晰,还有将亮不亮的灯下隐约滚动的喉结,让靳东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几乎就要紧紧地贴在一起。喝完水的王凯半迷糊着斜斜的靠在靳东的肩上,靳东又轻轻地喊了两声发现他没啥动静,轻轻的笑笑,开始帮王凯脱外套。本来这是个看似简单的事情,但因为王凯软软的极度的不配合,可是费了靳东不少劲,直到他一身薄汗,才算告成。拾掇完自己,他也慢慢躺下。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空隙了,小孩儿轻轻的打着鼾,靳东心下一动,伸手跨过王凯的肩,将他半搂在怀里,然后就见小孩儿毫无防备的往里还蹭了蹭。靳东只觉得自己“噌”的一下,跟被火点着了一般,这种感觉,他已经遗忘了十年。

      他情不自禁的低头轻轻地在小孩儿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吻,小孩儿无意识的咂么了一下嘴,直接导致靳东差一点儿又一个没忍住。骤然响起的手机铃声让靳东一个激灵,赶快看看王凯,幸好他没醒,然后捂住出了帐篷。打电话过来的是妻子,内容无非就是问问他今天一路顺不顺利,还告诉他自己在家挺好的,孩子没有闹她,叫他不用担心。没聊两句妻子就让他早些休息,最后,临挂电话前,李佳顿了顿,说,“他来电话了,说想好要回来了。”

      挂掉电话,靳东回过头,看见帐篷的拉链没有拉严,月光透过缝隙倾洒在王凯的脸上,更将小孩儿映出一份美好的恬淡。但靳东却已经失了那份心境,他悄悄回帐篷拿了烟,纷杂的心绪涌上心头。他恨自己当初因为怯懦而不告而别,恨自己回来自后仍然在逃避这份感情,恨自己没有勇气去主动,他怕,怕自己会输,他觉得自己输不起。如今,在所有人看来,自己已经有了家庭,妻子、孩子,一切都木已成舟,未来到死之前的日子都不会再有什么改变。可是,只有靳东自己知道,自从上回在北平剧组巧合之下见到王凯,他按部就班的生活就已经开始模糊了。如今,妻子等的那个人要回来了,这也就意味着他和妻子的约定期限就要到了。他想,就快是时候结束那场毫无波澜和生气的契约了。

      同样是在今天,王凯真的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声“哥”,仿佛如昨。靳东点下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他知道,他的生活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命运的齿轮已经将他推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未来的路,已经不再是本来的样子,但不得不说这是十年的挣扎与煎熬后,上天对他最大的眷顾。

-------------------------------TBC------------------------------------

O(∩_∩)O~~开心,写到这,两个人的感情终于要出现转机了^O^ 

留念……留恋❤️

好热闹^_^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七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还是没来得及12点之前,哎这个点儿,能不能勉强算二更(*^__^*) 嘻嘻……

前文请戳

-----------------------------------------------------------------------------

      酒过三巡,每个人面前的铁签子都有将近一个拳头粗了,不管平时爱聊的还是不怎么爱说话的,现在基本上都是侃起了大山、猜起了拳,有的还站起来跳舞,还有一堆儿在刘涛和吴磊的撺掇下起哄让胡歌和郭晓然一起喝当年小殊和豫津错过的交杯酒。王凯不是个爱闹腾的性子,但却是个爱看热闹的人,所以虽然他没跟着跑过去起哄,但自己一个人儿在一旁乐得发出阵阵魔性的笑声。侯鸿亮和李雪、孔笙点着烟笑看一帮孩子们玩儿闹……

      靳东突然感觉有一种没来由的踏实,他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虽然闹闹哄哄、沸反盈天,毫无节奏和章法,但每一个人都放得开自己,都是发自内心的快乐,没有过分的拘束,不用小心翼翼的维护,大家自然而言的相聚在一起。当年他从法国回来,就找来侯鸿亮一起准备张罗着办公司,慢慢的,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走到了一起,一起为着共同的目标努力。他记得,以前不管是和妻子吵完架,还是工作不顺心,他只能一个人坐在酒吧喝闷酒;后来正午慢慢成形,有了大家,这里成了他最安心的庇护,侯三儿、毛茸茸、老孔,成了他这辈子必不可少的挚友,和损友。现在,他偏头看到正在埋头跟羊腿较劲的王凯,他觉得人生真的已经很圆满了,他得到了太多他想要的,财富、名望、友谊、梦想……甚至那曾经想也不敢想、碰也不敢碰的爱情也燃起了星火。

       靳东觉得自己有种想从后面抱住小孩儿的冲动,十年前的那个晚上,他想估计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但那个晚上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荒谬,什么有个女孩儿以自杀相威胁拆散了自己和师弟,要么就是师弟带着一个女孩儿来和自己摊牌,更有甚者还传出过自己和师弟发生了一夜情被师弟的正牌女友当场抓包这么离谱的版本。其实,那个晚上很平淡,平淡到根本没有人表白,甚至不仔细回想都无关乎爱情。

      那天的那个女孩儿,是王凯的一个发小,从武汉跑来北京找他玩儿。正巧那天靳东在帮王凯排练到很晚,于是王凯就说请他和发小儿一块儿就近就在学校门口吃水煮鱼。三个人聊得很开心,女孩儿跟靳东说了好多关于王凯小时候的糗事,弄的王凯哭笑不得,直跟靳东说不许笑话自己,而靳东反而听得很入迷很开心,他觉得自己离小师弟越来越近。

      后来,也就是女孩儿去洗手间的功夫,王凯看似很随意的跟靳东说,“你知道吗,当年我和那女孩儿订过娃娃亲。”

      靳东刚刚喝进嘴里的茶全都喷出来了,张口就问,“那现在呢?”

    “现在,”王凯抬眼看向靳东,水汪汪的大眼睛让靳东有些招架不住,“哥,如果我一毕业就结婚,你会去参加我的婚礼吗?”

      “那一定去呀!”靳东下意识地说,“师弟的婚礼,怎么能少得了师哥的捧场。到时候我再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保证让你的婚礼红红火火。”

      “那真的太好了,到时候我一定给你第一个递请柬。”王凯很快就接着靳东的话说,但靳东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师弟满眼的星光一瞬即逝。

      靳东后悔把话说的那么快,他突然就很想告诉王凯其实自己一点都不希望他和那个女孩儿结婚,不希望有一个女人插足他们每天都充实而快乐的生活。可是他胆怯了,他害怕自己说了“不”之后,听到王凯说,哥,你难道不想看到我幸福吗;他更怕他会问自己为什么。

------------------------------TBC---------------------------------------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六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前文请戳

-----------------------------------------------------------------------------

       下午,整个剧组都开始忙着在大草原的最后镜头,王凯也不例外。所以除了吃饭的那会儿,他再也没见到靳东。但是他拍戏拍得更投入了,因为他知道,师哥一定在看着自己,就像曾经自己看着他一样。所以他必须做到最好,让师哥放心,没有他在的十年,自己也一直把他当做标杆,一直在努力,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靳东自然一直在看,萧景琰一身战袍,半身血污,直挺挺的跪在梁帝面前,手托兵符道,“请父皇收回”,全身的劲儿紧绷着,眼神坚定,没有半分犹疑。 靳东突然很想知道,这十年自己错过了王凯的多少,好想知道他曾经历了什么样的磨砺,想知道他是如何自己坚强的成长。

下午四点的时候,所有在浙西草原上的戏终于全部完成,侯鸿亮赶紧让演员们抓紧卸妆,并带来了一个相当让人惊喜的消息:今天晚上,大家要一起在草原上燃篝火、烧烤、跳舞、搭帐篷!

      “哇塞!”每一个人都惊呼,“侯大大我爱你,”胡歌更是止不住的表白。演员一行人一路小跑去休息室的时候,他们看见中午便运来的铁架现在已经都变成烧烤架了。王凯也往那边瞟了一眼,看见靳东戴着一个厨师的云彩帽正在那像模像样的串串儿,突然就很想笑,结果眼睛一下子又冲出了那种涩涩的感觉,他只好加快脚步,让靳东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当王凯卸妆完毕,换回一身普通装扮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天色渐渐暗了,篝火已经燃了起来。那跳动的火苗就好像是在向他招手一般,炙热又灵活的随风摆动,烤肉的香气随着他的走近变得越来越浓,他还闻到了一股陈年窖藏白酒绵延的香冽。不过在王凯眼中看的最清楚地还是朝他挥舞着三个大肉串咧着大嘴笑的靳东。这一刻,王凯知道自己释然了,之前的不告而别算什么,十年的不知所踪算什么,曾经没有说出口的话算什么;只要他的师哥回来了,只要他看见自己还是会那么开心,只要还有自己机会待在他身边,就足够了。

      王凯开始跑,一瞬间,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甚至时间好像倒退了,等到跑到靳东身后,王凯没有片刻的犹豫,就好像十年前一样,他趁靳东走神的时机轻巧一跳,从后面圈上靳东的腿,伸手抢下了一串肉串儿,再蹦下来,继而冲着靳东得意的一瞥。

      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周围注意到他们的人都看傻了,胡歌更是一不小心把刚刚吃到嘴里的丸子掉了出来。但靳东好像早就习惯了一般,回手在王凯后脑勺上象征性的拍了一下,轻声道,“傻小子,都多大了还玩儿这种把戏,真以为我看不到呀。”

------------------------------TBC--------------------------------

晚上晚一些我会努力二更滴♪(^∀^●)ノ


【东凯】良辰美景奈何天(第4、5章)

完全RPS,勿扰真人!

前文请戳

----------------------------------------------------------------------------

第四章

       第二天一大早,靳东就赶去了拍摄现场,那边已经开始拍了,他就站在监视器旁和孔导一起看,当镜头给到方孟韦正面的时候,靳东再也不能骗自己说那个身影只是相似了。十年,他的师弟变了太多,更成熟、更大气、眼神也更淡,当年的稚气、青涩和欢脱的感觉全然都没有了。还好,那股子不服输的坚毅还在,也还像当初一般认真努力。

       这一场戏,王凯也是演的酣畅淋漓,因为自己此前琢磨过好几次,台词也烂熟于心,所以演起来底气十足,丝毫不怯场。信心起来了,他和五大影帝之间的气场自然而然就合拍了。

     “咔”,一条过。孔老师在监视器那边拿着对讲机情不自禁的喊“太棒了,完美!”

       靳东也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好,他想,就冲王凯当年好学的劲头,自己最得意的师弟怎能不是最好的。他笑着起身,看着一边补妆一边被陈宝国老师夸红了脸的小师弟,样子别提多有趣了。他想上去祝贺,但又怕王凯记恨自己当年的不辞而别,还是走出了片场,驱车离开了。顺手给侯三儿发了个短信,“演得很好,谢谢。”

      侯鸿亮正满场子给王凯找师哥呢,就收到了这条短信,“莫名其妙!”这是他的第一反应;“不会这么巧吧?”这是他的第二反应。


第五章

      终于上午最后一场戏收工了,A组一行人簇拥着俩导演就往吃饭的地方走,胡歌拉着王凯开心的说,“凯凯,今天侯大大来,肯定有鸡腿啦,哈哈!”边说边小跑起来,王凯也就被带着跑起来,孔笙笑着在身后跟李雪说,“他俩呀,还真是把林殊和萧景琰这一对儿好兄弟给演活了。”

      进了屋,两个人更是直直的冲着带鸡腿的午饭就去了。人都来齐了,屋子里的更是热闹,侯鸿亮也不打断这份热闹,于是就带着靳东坐到了A组的桌子上。正在啃鸡腿的王凯看到身后的人一下子愣住了,不自觉眨了眨眼睛,觉得要么是自己看错了,要么就是在做梦。

      “咳,刚刚你们没下戏的时候给其他人都介绍过了,这位就是这次蔺晨的扮演者,靳东。”中午时间紧,侯鸿亮直入主题,“我跟靳东包括李雪和孔笙都是老朋友了,你们应该也都听说过,中戏毕业的,话剧界大咖,也是咱们正午的股东之一。”最后还玩味的加了一句,“歌儿,你的神医。凯凯,你的师哥。”

      靳东此时手心里全是汗,但还是拼命镇定的微笑,“初来剧组,请多关照。”

      胡歌是个自来熟的性子,“东哥,你好!对手戏还请多指导哈。我梅长苏的病就拜托蔺少阁主了。”引得大家一片笑声,除了王凯。当他听见靳东两个字以后,脑子就处于了待机状态,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个人,脸上一副让别人看不懂的傻笑的表情,当然这个别人也除了靳东,他只觉得一下子好像回到了十年以前,原来在自己面前,这小孩儿从未改变。

      看王凯还没有起来说话的意思,胡歌赶紧偷偷地拽了拽他的袖子暗示他。王凯突然回了神,噌的一下子站起来,吓了胡歌一跳,赶快朝靳东伸出手,咽了一下口水,慢慢的吐出五个字,“哥,好久不见。”靳东看到,他的眼角有些泛红。靳东握上王凯的手,眉头不禁一皱,小孩的手好凉,努力克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拽出一个笑,“戏拍得不错,没给中戏丢人。”

      之后大家就又说说笑笑得开始吃饭,没有怎么注意到俩个人的不对劲,只有侯鸿亮一顿饭都若有所思的没有再说一句话。

-------------------------------TBC-------------------------